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充电吧 > 新鲜事

违约金那点事:谁比赔了20亿美元的高通还惨?

时间:2018-08-23 来源:新浪 作者: 标签:高通   恩智浦   
 由于无法通过中国商务部的反垄断审批,高通上个月不得不放弃了斥资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的交易。高通不仅错过了这个拓展业务范围、重塑行业格局的大好机会,还要遭受沉重的经济损失,向恩智浦支付高达20亿美元的违约金。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21ic.com/chongdian/news/2018-08-23/810450.html
https://static.cnbetacdn.com/thumb/article/2018/0724/8991f1e8a0dad1c.jpg
恩智浦半导体是荷兰千赢国际官方(唯一)网址巨头飞利浦于2006年分拆的半导体业务,2015年斥资118亿美元收购了美国飞思卡尔半导体(原摩托罗拉旗下的半导体业务),在车载芯片和NFC芯片等领域占据着优势,也是目前全球前十大半导体厂商。 一家美国公司收购一家欧洲公司,为什么非要得到中国商务部的同意?和诸多跨国公司收购案一样,高通收购恩智浦不仅需要通过美国和欧盟的反垄断审批,还需要得到诸多重要市场所在监管部门的同意,包括中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国家。这九大监管机构中,中国是唯一拒绝批准高通收购交易的国家。 然而,中国是高通最重要的市场,去年高通有三分之二的营收来自于中国(约150亿美元)。因此,高通宁可放弃这笔收购,白白损失20亿美元的违约金,也不能冒着失去中国市场的风险强行完成收购。另一方面,为了安抚对交易失败感到失望的股东,高通也推出了3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金融危机后普及 话说回来,为什么中国政府不批准交易,高通就要赔偿恩智浦20亿美元?移动通讯与芯片巨头高通近年来走得颇为不顺,不仅在多个市场遭受天价反垄断处罚,更和苹果陷入了专利诉讼泥潭,承受着每年数十亿美元的营收损失。2017财年的净利润才只有25亿美元。 因为这种反向违约金或称“分手费”(Reverse Break-up Fee)是白字黑字写在收购协议中的,意义在于保护出售方的利益,消除交易过程的不确定性,促使出售方接受报价,如果没有这笔违约金,恩智浦董事会与股东或许就不会接受高通的收购要约。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收购过程中的反向违约金制度是从2007年金融危机之后才开始逐步普及。如果收购方因为融资失败或者监管否决等诸多原因无法完成交易,那么需要向出售方支付一定比例的赔偿金,毕竟重大收购交易需要持续半年乃至一年的时间。出售方因为交易耗费了时间与精力,影响了运营和业务,扰乱了股价与市场,还要在尽职调查中透露公司数据。 以高通收购恩智浦为例,这笔交易早在2016年10月就已经宣布,原本预计几个月就可以完成。然而一波三折,先是恩智浦股东认为高通报价过低,以诉讼要求上调报价,高通同意上调报价60亿美元之后再次达成协议;然后又卡在中国商务部审批这里,迟迟没有下文,数次推迟交易截止日期,直至今年7月25日最后决定放弃。这笔交易从始至终持续了22个月之久。在这段时间内,恩智浦的股价、运营和研发规划都受到了巨大影响。 当然,有保护出售方的违约金,就有保护收购方的违约金。这种情况通常是因为防备出售方收到了更高的报价,或是出售方股东改变主意,拒绝出售公司。举例来说,2016年微软262亿美元收购Linkedin的交易,如果Linkedin股东改变主意的话,需要向微软支付7.25亿美元的违约金。而AT&T斥资854亿美元收购时代华纳的交易,如果时代华纳在协议达成后拒绝出售,需要向AT&T支付17亿美元的违约金。 AT&T成活雷锋 通常来说,反向违约金是交易金额的1%到3%不等。例如,蚂蚁金服12亿美元收购MoneyGram失利的交易,赔偿的违约金就是3000万美元。不过,如果是那些交易前景存在不确定因素的收购交易,或者出现多家竞购的情况,那么为了打动出售方,违约金或许会超过常规标准,甚至还会附带其他的赔偿措施。 2011年3月,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宣布收购当时的第四大运营商T-Mobile,从而一举超越Verizon成为美国最大运营商。如果AT&T与T-Mobile成功合并,当时其用户总数将达到1.3亿人,远远超过Verizon的9400万人。由于此前美国电信行业频繁进行收购整合,包括AT&T在内的诸多业内人士都预计,只要AT&T承诺完成收购后在频段上作出让步,这笔交易应该可以顺利得到批准。 为了打动T-Mobile的股东,AT&T为这笔总金额390亿美元的交易设置了30亿美元的违约金,比例接近8%。然而,这笔交易不仅遭到了Verizon和当时第三大运营商Sprint的激烈反对,更遭到了美国司法部和联邦通讯委员会的共同抵制甚至是反垄断诉讼。 在9个月的游说失败之后,AT&T无奈放弃了这笔交易,同时向T-Mobile赔偿了金钱(30亿美元)、资产(价值10亿-30亿美元的无线频段)以及服务(七年期的漫游协议)。倒是当时财务状况紧张、用户不断下滑的T-Mobile因祸得福,因此获得了铺设4G LTE网络的宝贵资金,从而为后来大打价格战,一举超过Spint奠定了基础。而AT&T则成为了冤大头和活雷锋。有此为鉴,2016年AT&T斥资854亿美元收购时代华纳的交易,设定的分手费就只有5亿美元。这笔收购面临重重监管阻力,目前仍在艰难推进过程中,但AT&T不会再像2011年那般损失惨重。 哈里伯顿冤大头 不过,以现金计算的毁约金,高通和AT&T的损失都不如美国油田服务巨头哈里伯顿(Halliburton)。2016年,哈里伯顿斥资350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交易被监管部门否决,哈里伯顿被迫向同行支付了35亿美元的违约金。而哈里伯顿之所以开出了了高达10%的违约金,是因为2014年他们曾经恶意收购贝克休斯的计划失败,此次才急于加价拿下这个竞争对手,没想到又遭到监管部门的横刀。 纸面上的毁约金记录,则属于2013年9月Verizon斥资1300亿美元收购沃达丰集团所持两家公司合资公司的45%股权的交易。沃达丰因此退出北美市场,专注于欧洲业务。这一交易设置的违约金高达100亿美元,比例为7.7%。好在这笔交易最终顺利完成,Verizon也没有创下这个负面记录。 以比例计算的违约金记录,属于2011年谷歌斥资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交易,谷歌开出了25亿美元的违约金条款,比例高达25%。看来,谷歌对交易通过反垄断审批胸有成竹,充满信心。 从这个角度来说,博通的陈福阳还要感谢特朗普政府给了个痛快。为了打动高通的股东,急于吞下高通的陈福阳,不仅把收购报价从1000亿美元上调到了1210亿美元,还开出了高达80亿美元的违约金。如果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和特朗普政府没有直接否决这一交易,而高通董事会又在诱惑之下接受了收购报价,最后这笔交易被美国司法部以反垄断否决的话(双通合并将创造一个全球排名前三的半导体巨头,被否决的可能性还是相当大的),那么陈福阳就得白白损失80亿美元,差不多是博通整个2017财年的净利润(72.55亿美元)。所以说,特朗普彻底断了陈福阳的念想,并不是一件坏事。 乐视赖账又被告 当然,拒赔违约金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乐视2016年7月宣布收购美国本土电视机厂商Vizio的交易就是一个案例。此前的2015年,Vizio因为估值较低而被迫搁置上市计划,而2016年初的股权转让对Vizio的估值仅为16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乐视适时送上了20亿美元的报价,让持有Vizio 54%股权的创始人王蔚和创始团队看到了套现退休的机会。 然而,接下去的几个月,在Vizio耐心等待乐视顺利推进收购交易的时候,等来的却是乐视资金链断裂的一个又一个负面消息,直至次年4月乐视正式宣布放弃这笔交易。不过,虽然全世界都知道乐视资金链彼时已经接近断裂,但乐视给出的放弃交易理由则是“监管不利因素”。 在这9个月时间中,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的Vizio不仅出现了员工大量流失的情况,其销售网络和业绩也出现了明显下滑。NPR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Vizio在美国市场以销售额衡量的份额较2016年上半年下滑了接近三个百分点,以销量衡量的市场份额下滑了0.7个百分点。 乐视宣布放弃收购后,Vizio依据交易条款,向乐视索赔1亿美元的违约金。但资金极度紧张的乐视却只支付了4000万美元。乐视提出,与Vizio组建一家合资企业,剩余的6000万美元赔偿金则作为合资入股抵消。但Vizio已经对乐视失去了信任,于去年7月在加州高等法庭对乐视美国(收购主体)提出了欺诈诉讼。 Vizio在诉状中指控乐视故意隐瞒自己的财务状况,有意利用收购交易向外界展示自己财务状况健康的印象,并通过这一交易的尽职调查获取和利用了Vizio的大企业客户信息。上月底,加州联邦法院驳回了乐视的撤诉要求。这起诉讼依然悬而未决,不知Vizio何时才能收到这6000万美元赔偿金。
()

相 关 推 荐

一 周 点 击

图 酷 信 息

Apple Watch Series 4拆解:电池比之前大了4%

Apple Watch Series 4拆解:电池比之前大了4%
继iPhone XS 和iPhone XS Max之后,iFixit又完成了对 Apple Watch Series 4的拆解工作,为我们提供了 44mm LTE 版本的内部组件的更多信息。……
更多

人才招聘

更多项 目 外 包